再谈手机需求,一个产品经理的纠结

从自身的需求出发,去做选择,才是最合适的方案。

都说按照自己的需求来就不会有纠结,理论上是这样没错,而实际情况上是,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需求是啥。

我是一个理工男,对数码产品有一种独特的情怀,即便如此,很多时候,我也并不是很了解,自己对手机的需求具体是怎样的。

近一年来,我换了 4 次机,对手机的需求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自己也多了一分认识,以后再换机的时候,应该会果断且理智一些吧。

需求一:双卡双待

2018 年 9 月份发布的 iPhone Xs Max,是我买过最贵的手机,将近 1 万的价格,这款手机刚发布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在苹果官网上下单了,应该是第一批到手的用户。

这也是我第一款在发布当天就下单购买的苹果手机,中间似乎没有犹豫,主要原因是,这是第一款支持双卡双待的 iPhone。

没错,我是一个双卡用户,学生时代的电话卡,绑定了各种的账户,换卡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这个电话卡,目前每月 8 月的资费,就像某个订阅 App 的资费一样,它所提供的服务就是注册各种账号,接受各种验证码。

日常流量以及通讯使用的是第二张卡,这样的好处是,把主动联系和被动联系区分开了,因为卡 1 的作用就是注册各类网站,几乎不会有任何的陌生电话进来,有的话,99% 是推销广告。卡 2 是主要的通讯号码,是需要主动留给商家或与人沟通交流的,所以,卡 2 的电话都是对我有用的。

同时,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私密性比较好。现在大多数 App 都要求获取通讯录,从而找到你的社交关系,而面对我这种情况,由于对方存的都是我的卡 2 号码,而从卡 2 找不到我的任何注册账号信息。

当然,这种需求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必须要是双卡双待的手机,不然出门拿两个手机还是非常麻烦的。虽然卡 1 可以不经常带,但是偶尔遇到你着急要用的那个 App 自动登出了,那就很尴尬了。

这个需求放在现在,基本不叫需求了,因为现在出的新机,几乎都是双卡双待了。

那为什么这里要提?因为换机期间有段空档期,我使用的是家里的旧手机,那段时间是真的体会到了双卡双待的必要性。

需求二:体验洁癖

除了理工男的标签之外,不巧,我还是一个产品经理,并且是一个有点用户体验洁癖的产品经理。

用户体验体现在多个层面,根据《用户体验要素》一书中所阐述,用户体验分为五个层次,从底至上分别为战略层、范围层、结构层、框架层以及表现层。

bXilR6vageMZw4Slqanm

作为用户一般能感知到的是上三层,打开一个 App,从 icon 到首页的视觉设计,到界面的布局,然后到整体的交互设计。在这个过程中,能否令人舒适或是眼前一亮,都至关重要。

而对于我来说,这方面的感官较之普通用户要敏感得多。

目前两大移动操作系统平台 iOS 和 Android,在用户体验这方面的表现,iOS 依然是要胜一筹的。

同一款 App,在 iOS 上和在 Android 上的交互体验,是不同的。例如微博,在切换页面和关闭弹窗等交互手势以及动画上,iOS 上要明显优于 Android,这是 iOS 平台的优势,绝对的体验优势。

如果只是普通用户正常使用一些日常的 App,两大系统平台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区别,可是,对于一个好奇心比较重的产品经理来说,这个差异性就比较明显了。

我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装很多乱七八糟的软件,有时仅仅是为了研究一个产品的某个功能实现,我可能会装十来个同类软件。

例如,我曾今写过一篇对「倒数日」产品的思考,倒数日产品分析与思考 - 小专栏

基于这个需求,iOS 似乎是最佳的选择。

需求三:新事物的好奇

单从软件层面的角度来看的话,一直选择 iPhone 就对了,不管是系统层面还是应用层面,iPhone 的用户体验都是 Android 无法比拟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Android 的意义可不仅于此,它对于整个手机行业,工业设计方面的贡献,是巨大的。

几乎所有的工业设计创新或是新技术的引进,都是各大安卓手机厂商第一个提出来的,特别是国产安卓手机厂商,例如:小米、OPPO、VIVO以及华为等等。

就全面屏这点,第一台顶部无边框手机、第一台刘海屏手机、第一台水滴屏手机、第一台弹出摄像头手机、第一台挖孔屏手机,都是安卓手机阵营。

甚至将要可能要发布的第一台屏下摄像头手机,也将是安卓手机。

截止目前为止,屏下指纹解锁还是安卓的「专属」,我个人认为这是目前解锁手机诸多方式中,用户体验最好的设计。(相比面部识别和传统指纹来说)

在这方面,苹果公司要滞后得多了,可能苹果公司从来都不追求所谓的「首发」吧,它总是等待最佳的时机,提供体验最好的那个。

但是,但是,作为一个好奇心这么重的业余「产品体验工程师」(自封),哪等得了它苹果的方案出来呀。

看到别人的摄像头刷一下,从顶部弹出来,还闪着光,再看看自己好几年都不变的黑刘海,虽然心里清楚的知道,那玩意其实华而不实,用久了,里面肯定积满了灰层。

也知道更好的设计方案应该是「如非必要,勿增实体」,可是,依然受不了好奇心的诱惑呀,不体验一下,心里痒痒呀。

期间为了体验 5G,换下了 iPhone Xs Max,买了华为的 Mate 30,没用到 1 个月,就把它卖了,华为的硬件很厉害,可是在软件层面,到处都充斥着抄袭 iOS 功能那种「东施效颦」的感觉,实在没法接受,于是,它就成为了我有史以来使用时间最短的手机。

这样的需求,有时在我看来,似乎是一种病,而且容易上瘾。家里人是完全不能够理解的「咋刚买的手机,又要换了?」「不是说喜欢 iPhone 的体验吗,咋又要换 Android?」。

媳妇之前以为我这样反复,是因为考虑成本,没有一次买到位,如果让我一次买到自己真的喜欢的,就可以消停几年了。

后来她发现了,好像不是这样,买个一千多的手机,都能让我激动好一阵子,而买个近一万的手机,也就激动那么一阵子,似乎和手机价格没啥关系。

这个需求有些头疼,思考了一下,头疼的原因还不是因为「穷」。

需求四:成本有限

说到「穷」的话题,那就不得不提成本问题了,毕竟还不具备「花几千块钱都不用眨眼」的条件,所以,对于手机需求,不管上面几条有多么多么的强烈,都会有一个限制条件,那就是价格。

当然,这里面其实是一种平衡,接受程度和手机品牌或是品质之间的一个平衡。

曾经有一段时间,那会还是千元智能机的时代,我给过自己一个标准,那就是安卓手机不能超过 2500 的价格。

这几年,随着安卓手机品质的不断提高,高端机早已不是苹果的专利,安卓手机如今也可以卖到上万了,实在不可思议。

当然,我依然还是有个标准,对于安卓机不能超过 5000 的价格。这个成本限制,其实也是一种需求,其他所有的需求,都要建立在它的基础之上,才有效。

今年我换机的频次较之以往比较高,由于成本限制,我开始尝试的做法是:卖掉旧手机。

当然,不仅仅是手机,今年我还卖了不少的电子产品,卖掉它当然不值得,但是,放着不用更加不值得。对于电子产品,一旦闲置了,最明智的处理手段就是卖掉它,因为电子产品这类消费品的贬值实在太快了。

今年我卖了两款安卓旗舰,一台是华为的 Mate 30 5G,另一台是 OnePlus 8 Pro,除了第一次尝试开始卖闲置手机,我还开始尝试买二手手机了,这是一个奇妙的经历,也许以后将成为我的主要方向也说不定。

毕竟对于这类消费品,实在是不宜花费过多的资金,除非是能够依靠它产生效益还差不多,例如可以尝试做数码博主。

总结

以上四点需求,并不是我一开始就想明白的,而是近一年来,亲身体验的经历。

这个经历给我带来的负面就是一些经济的损失,毕竟买回来的新手机,没用几个月,就卖掉,基本上都要折价 30% 以上,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但是,这个经历也让我更加了解了,自己对于手机这个数码产品的需求。

记录下这个经历,希望能给自己一些参考,让自己未来在选择手机产品的时候,果断且理智一些。

中间其实走了好多的弯路,例如:

  • 尝试拿 Android 当主力机,并不是说它不好,只是对于我来说,不适合当主力
  • 为了 5G,买了华为的手机,华为完全不是我的菜
  • 首发当天买了 OnePlus 8 Pro,实在冲动,看看现在的价钱以及新品 8T 的定价,说实话,对一加有些失望,感觉实打实被割了一波韭菜

已经过去,就不必纠结,有总结,进一步认识自己,也算是收获。

就这样吧,面对消费品,少一些感性,多一些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