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这家公司(二):开展工作

上一篇提到,这是一家面向 G 端客户的乙方公司,而且这个 G 还有点特殊。

特殊在哪?给我印象最深的可能是保密这块吧。

其实对于保密这个事情,我一直不是特别感冒,并不是我不愿意遵守保密规则,而是因为看到那些为了保密而保密的手段和措施,就觉得挺傻逼的。

那些诸如限制网络,限制计算机功能的手段,除了降低办公效率之外,没看出能有什么关键性的作用。这些方法还不如洗脑来得更加有效。

记得刚来第一周,想要了解一下我将要负责的那个产品到底长啥样,结果找项目经理要了半天,也没给出一个完整的版本。

除了软件的界面,很多关键性的功能都体验不到,说是数据涉密,无法演示,刚听上去还觉得挺「牛逼」的,后面才发现,他们开发团队都在自己的电脑上开发和测试了。

你看,这就是典型的为了保密而保密,明里一套,背后一套。

不过也能理解,刚来,跟你又不熟,后来渐渐跟项目经理以及对应开发混熟了之后,才慢慢深入了解整个工作流程。

尽快跟公司同事混熟是每一个新入职的员工都要经历的过程,在这一方面,我还算比较主动,公司大多是程序员,比较内向,如果我一产品经理再被动,那场面就有点尴尬了。

跟项目经理混熟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主动分担一些他的工作;跟程序员混熟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让他知道,你也曾经是个码农,知道某些功能实现的难易,那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一下子就有了。

刚入职的前几个月,除了熟悉产品和了解同事之外,偶尔也会跟总经理出去见见客户,聊需求谈项目,最开始的几个月,都是协助其他项目经理完成任务,干的活很杂,这也正常,产品经理的岗位工作原本就很杂。

慢慢地,我发现,杂乱之中还是有共性的,那就是,甲方客户说要啥,那就给他做啥,记得中间有一段时间,协助做一个项目的文档工作时,每回开完会,不管甲方客户提出任何的文档修改意见,负责该项目的项目经理都逐字照办,很多地方提得毫无道理,也一并照办,我当时就很纳闷,为什么会是这种心态?

后来,自己开始独立带项目之后,发现的确如此,说服一个人,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那个人是甲方爸爸,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唯命是从的态度了,或是说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吧,懒得去辩论了,也没有意义,既然无法改变,那你说是啥就是啥吧。

然后心里默默念道「客户都是傻逼」。

其实,这是一件非常让人郁闷的事情,对于乙方公司来说,显得有些卑微。特别地,针对一个没有核心产品和技术的乙方公司来说,其卑微地位更甚之。

所以,我得出这样的结论:这种状态下是很难形成所谓的产品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说,这里并没有什么产品,充其量就是一个一个的软件项目而已。

直到我开始独立负责项目,对这一印象的体会更是深刻。

我独立负责的第一个项目,是在疫情之后,3 月份去公司上班的第一周,那会还没有在室内交流的条件,于是,在一个公园的长凳里,完成了需求的第一次对接。

之后就是写材料、改材料、写材料的过程,终于到了方案评审的阶段,安排了一场给甲方领导线上汇报的会议,之后过了一周,我连产品原型以及设计稿都快弄完了,突然被告知甲方今年没有经费支持,这个项目立即就被领导叫停了。

前期开展工作的时候,领导给画的大饼「什么这是一个普遍的需求,可以形成公司未来的产品方向,具备推广性」的这些话,就因为缺少经费支持,直接搁浅了。

这让下面干活的人怎么想,一家以商务为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断然不会产生什么产品的。

这个项目就这样停了好几个月之后,突然有一天被告知,可以继续开展了,说是甲方又有经费了,只是没那么多,所以要再次沟通一下,精简一些功能,然后,然后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但是,我的态度已然变了,变成了「你说做啥,就做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