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本能驱动的工作

放假前状态极差,放假后状态极佳。这就是五一假期节前节后自己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

五一假期前一周上班六天,接着就是 5 天假期了,后面一周也就 3 个工作日,周总结索性就一块写了。

假期前的摸鱼

翻了翻日志,那几天似乎没有干什么事情,摸鱼时间大于工作时间,这种状态倒是挺爽的,但是,越是这样越感到焦虑,死于安逸啊。

越是这样的状态,就期待了多来几个会议,平时觉得越无聊越无用的会议,越多越好,好让自己感到「自以为是」的充实感。

  • 你看,开会也是上班呀,我的时间还是在工作上
  • 你看,上午一个会议,下午一个会议,今天干了不少活呢
  • 你看,周报有东西可以写了,xxx 部门需求沟通,xxx 协同…..

这种心态其实挺可怕的,把自己深深的陷入在了「打工人」的角色里,不仅是在浪费公司的时间,更加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上班时间摸鱼没问题,关键是,摸鱼的时候,也没干点啥,那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了。

谨记:不想干工作上的事,可以做一些对自己有长期价值的事情,而不是单纯的消耗时间。

五一假期

假期过完,然后回想写日志的时候,都记不清自己做了些什么,甚是尴尬,勉强回忆了一些内容。

假期后的充实

节后 3 个工作日,每天的状态都挺不错,凡是觉得工作状态不错,都会有干不完的活。

因为主观能动性强了,就会觉得很多工作都需要优化和完善,看哪里都觉得需要好好搞一下。

工作中大部分的任务都是 deadline 逼迫着往前走,但是,还有一类任务,真的就是本能驱动往前走。

对我来说,有这样三类:做规划、写需求、画原型。

做规划

我通常是以收到的需求为基础,将脑海中产品的迭代方向,通过 XMind 工具输出为理想中的规划路线图的过程。

这是个细活,需要思路,更需要主动性(要不停的修修补补),而且基本上没有正反馈。

因为在这个行业,产品经理所谓的规划都仅仅只是停留在了规划层面了,落地的不多,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所谓的产品规划。嗯,又回到了toG 没有产品这个话题了。

能让我有动力做这件事情的,大概是输出的那张漂亮的 XMind 脑图吧。

写需求

也就是文档工作,将想要实现的功能点,输出为 PRD 文档,这个过程,其实是比较索然无味的。

如果接触的是新产品,写出来的文档,大概率还会在评审会上被喷,这样一来,反倒是没啥激情做这个事情了,怎么还有本能驱动力去干这件事呢?

其实,并非如此。

被喷没毛病,感觉不好也正常,抵触心理肯定是有的,比如:不想参加评审了。但是,从被喷到态度渐渐缓和,甚至到友善,从大家的不信任,到逐渐的信任,这个过程是会上瘾的。

那种「别人依赖你的需求文档,才能将产品研发的工作进行下去」的感觉,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为什么不是直接逃避呢?人的本能应该是先选择逃避的,嗯没错,关键是,这个活,他妈的无法逃避呀,硬着头皮也要上呀。

然后,才有后面的成就感。

画原型

在上家公司的时候,需求和原型都是产品经理的活,一个人干了,省了文档中很多关于界面交互的描述,而这家公司,原型是 UED 来干,一开始的时候,我反倒不知道咋干了,似乎没有图,就不会写需求文档了。

后来想通了,工作之间的边界并没有那么死板,画原型不是产品的活了,我还真的连原型工具都不用了吗?当然不能这样。

当遇到文字很难描述的界面交互场景时,我也会打开原型工具,把大致的线框图画出来,画完直接贴到需求文档中,作为补充描述。

画原型给我的正反馈,同样是那个「自以为」很帅气很漂亮的原型界面。

嗯,我终归是个视觉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