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 何必有产品

突然想要聊聊最近两年多时间在 toG 当产品经理的经历。

我自 2019 年底进入 toG 做产品经理已经 2 年半的时间了,期间写过很多关于 toG 的文章,大多都是悲观的情绪,在 2020 年就有过结论:toG 没有产品,现在的我依然保留这个观点。只是多了一条附议:toG 何必要有产品。

toG 没有产品

我们大多数人对「产品」的了解都是来源于互联网行业,也是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成就了「产品经理」这一岗位。甚至在很多非互联网的企业招聘中,都出现了一种怪异的现象。比如要将 IT 相关的岗位名称改成「xx 产品经理」才能招到人,产品经理这一岗位曾一度被神化。

我对于产品的了解,同样来源于互联网,对产品工作的向往,同样是以「打造一款有成千上万人在用且有用的产品」「做一款能给用户带来价值的产品」为最终目标的。

进入 toG 之后,我发现所有的工作并非是围绕着产品,围绕着用户价值,而是竭尽全力的服务于客户、获得客情关系、以便最终拿下项目,以赢得 G 的预算为目标。心中对产品的那些美好向往,都渐渐的消耗殆尽,于是,便有了 toG 没有产品的结论。

心目中的产品工作,应该是围绕着用户需求去设计,以实现用户价值为目标,而非是一切以拿下项目为目标。然而当互联网光环逐渐褪去之后,回头再来看看自己曾经对产品工作的那些理想主义,似乎都开始变得幼稚可笑。

真正的面对市场压力之后,才会懂得「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所谓的产品理想在现实面前都不堪一击。用户体验做得再好,没有客户买单,全都是扯淡。而关键的是,在 toG 行业里,客户买单,不全看产品,甚至可以与产品无关。我曾经便经历过拿着一纸 PPT 便能获得百万项目的案例,在当时看来,简直不可理喻。

toG 的红利

自 2020 年开始,伴随着全球的经济衰退和疫情蔓延,很多传统行业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昔日的明星行业:互联网,也无法避免,随着今年互联网行业的大裁员,也标志着互联网时代的过去,其中,随着互联网而崛起的「产品经理」这一岗位开始跌落神坛。没有产品可做,要产品经理何用。

反观自己这两年的经历,倒算是一个逆增长的例子了,渐渐地,我将其归功于在 toG 的红利。曾经一度认为自己一毕业就能够在北京落地生根,已经把运气全部用完了,当工作不如意时,时常会抱怨时不待我。而从这两年的经历来看,幸运女神似乎一直没有离我而去。

2019 年初,从第一家公司离职之后,任性的 Gap 了几个月,最终打脸又回到了职场,加入一家依托于高校的 20+ 人小团队,第一次进入了 toG 行业,刚进去没多长时间就发现,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产品工作。

一方面,抱怨着 toG 产品工作的扯淡和自己的不满;另一方面,却在享受着 toG 行业的庇护,因为那会正经历着疫情的肆掠,那段时间总是能听到裁员降薪的新闻,而我当时入职不到两个月时间,居家办公 1 个多月,几乎没干什么事情,薪资却一分没少照常发放。

我就这样幸运的躲过了那一次危机,其实,在今后的时间里,直至现在,我依然在 toG 的庇护之下,非但没有经历过裁员降薪,反倒有了一些增长。

toG 的意义

初入 toG 的那家公司,让我慢慢地有了市场的概念,说得通俗点,那就是:做产品的前提是要能挣到钱,而不是所谓的理想主义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那家公司,待了一年时间,准确的说,还差几天才满一年,就跳槽到了另一个 toG 公司,继续在 toG 的庇护下,更好的生存。有时候,就感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这是一家大型 toG 集团公司,在这个公司,我进一步验证了我的观点:toG 没有产品,同时,我也逐渐了解到 toG 是个庞大的产业,单是「信息安全」这一个细分领域,就能养活那么多的公司,简直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明明那些产品都烂成那样,并且大多数都几乎没人使用。

渐渐地,我也不再纠结于自己所做的工作是不是我心中的产品工作,所负责的产品是不是能够实现客户价值。也很少再关心产品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如何规划迭代。因为这些工作即便做得再好,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那什么是有意义的?跟政策走,听客户的,才是最大的意义。你得要看所在的公司在从谁的身上挣钱,谁在养着你。

期间工作的重心也逐渐从中后台,向市场端靠近,做了很多售前方案以及项目管理的工作,而非产品设计。

即便内心是抵触的,但这就是现实。

toG 的务虚

产品的工作是务实的。分析用户需求,解决用户问题,做产品设计,投入研发,最终发布,它是有实实在在的东西的。而非一纸漂亮花哨的 PPT 报告,抑或是长达上百页,却根本没人看的方案文档。

一直以来,内心所抵触的就是那些务虚的工作。给客户画大饼,写一些不着边际的方案,挖一个又一个大坑,为了让客户能够满意,完全不考虑这个坑能否填得了,最终的结果:项目是拿下了,但是产品、研发以及交付团队往往怨声载道,可想而知,出来的产品必然是不堪入目。

曾经也怀疑这个行业是怎么了,为啥都是这样的风气,不仅仅我们如此,其他友商均是如此。后来发现,问题不是出现在这些乙方公司上,而是在 G 上。因为所有 toG 的乙方公司的工作方向都是一致的,便是跟政策走,听客户的。如果客户就是爱听那些「高大上」的词语,譬如:人工智能大数据挖掘,那么,这些乙方公司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在那家 toG 集团公司,我的内心慢慢接受了这种务虚的工作。写出来的方案,被领导评价过于「实在」的时候,我也开始欣然接受。

虽然外表不露声色,但内心却清楚的知道:不喜欢这样的工作状态。因为写那些不着边际的方案,以及在客户、销售、研发之间「打太极」的工作方式,不能让我产生一丝的多巴胺。

对我来说,现实固然重要,但多巴胺同样重要,否则终归无法长久坚持。

toG 何必有产品

那家 toG 集团公司,让我更深入了解 toG 的同时,也让我慢慢开始接受了这样的行业现状以及这里的产品经理工作现状,但内心始终不安。

一次办公地的调整,成为了我离开的导火索,于是我又任性了一回,这次也是裸辞,但并不打算 Gap,提了离职之后的那一个多月,是我过得最爽最自由的职场生活,这篇文章《回顾一下十月份干了点啥》有记录,这里不再赘述。

直到要走的那周,我才找到要入职的新公司,感觉上天待我真的不薄,在 2021 年这么艰难的市场环境下,不仅没有失业,反而又涨薪了,继续对 toG 心存感激。

新公司还是在这个领域,体量只有上家公司的三分之一,组织架构相当动荡,正处于变革期。公司体量虽然不大,但得益于在细分领域的深耕,在该领域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不过,显然高层并不满足于待在某个细分领域,一直在寻求突破,一直在尝试破旧立新,组织架构一调再调,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我的岗位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已经调了 3 回,不过,我倒是比较坦然,无论上面怎么调,我只关注两件事情:一,我的汇报人是谁;二,我负责的产品是哪个。

有这样的心态,也得益在前两家公司的经历,感觉这些动荡跟自己毫无关系,与其去关注上层的那些动作,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关注好自己所负责的产品,让自己每天都能充实起来更切实际一点。

基于这样平和的心态,那段时间也让自己能够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到别人的状态,进而多了一些感触。

这里想要聊的可能并不是「toG 何必有产品」而是「自己何必纠结是产品」,本质上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释怀,与其纠结产品工作本身,倒不如把重心放在个人管理或成长上。

职场只是实现个人成长的一个舞台,何必纠结做的是什么样的工作呢。不管是写 PPT 还是写文档,亦或是与他人沟通协作,都可以将之看待为自己的「产品」,认真对待当下所拥有的,然后努力追求更好的,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