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lupeng

工作岗位 —— 技术不行,产品来凑

这是《我的产品技术之旅》的系列文章,每篇文章,我都尽量保证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不可避免会有些前后关联,毕竟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毕业季找工作那会,由于开发技能实在一般,几乎就没往程序员的方向去找,由于对系统运维这块非常感兴趣,所以,歪打正着进了一家大集团公司,做产品的工作。 当时招聘的岗位名称叫做「信息管理工程师」,很宽泛的一次词,那会也不太懂,现在看来,其实这个岗位有个更通用的...

硬广一下我的产品技术专栏

有一段时间没有写这个主题的内容了,是不是放弃做产品技术相关的事情了? 并没有,相反,想要自己在这个主题上,有更多的内容可以分享,我正在从零开始做一个「全流程」的产品。 具体要做的事情,可以看下这篇文章:2020 接下来要做的一些事情。 小专栏是我在知识付费领域的一个小尝试,在这里,我想要去记录关于产品技术的一些思考,当然这些思考是基于我现有的认知而成的。 如果我的认知一直停留在原地,...

初显成就 —— 静态博客站点

这是《我的产品技术之旅》的系列文章,每篇文章,我都尽量保证它的独立性(不一定按照时间顺序来写),但不可避免会有些前后关联,毕竟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那天无意中打开了 Coding 的主页,勾起了我的一些回忆。 刚上班那会(2014 年初),Coding 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 Gitcafe,它是国内与 GitHub 类似的一个代码管理平台,提供代码托管服务。 在 GitHub...

2020 接下来要做的一些事情

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发布文章了,并不代表我没有输出,相反,这一个月,我输出得更多了。 给自己定了一个短期的目标,就是要做一款 App,计划在今年年底上线,说起来似乎很简单的样子,对于有相关开发经验的人来说,可能真的很简单,可是,对我来说,其实没有那么容易。 做一款完整的 App,从思路到设计到开发,中间要经历很多的环节,而其中的很多环节,我现有的知识储备是不足以支撑的。 所以,我需要一边...

至海波 - 写给大佬的一封信

海波,你好,谢谢你的回复。 其实很早之前就想给你写邮件来着,去年年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比较困惑,原本想要在你这里寻求一些建议,然而,写了一半,发现很多困惑,多数是惰性所为,想得太多,做得太少。写给你不过是想寻求安慰罢了,似乎也没有必要写了。 就像我问你 iOS 如何入门一样,在网上顺便一搜,大致就知道学习路径了。剩下的就是去实践的问题了,不断的去写代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自己所欠缺...

如何从小白变成大 V

这是去年年初从公司离职后不久写的一段文字。 那段时间,总是妄想着,怎么快速从小白变成大 V,但是,你知道的,这是不现实的,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因为从来就没有轻而易举的成功,更别说是毫无背景的小白了。 道理都明白,只是实践的过程是漫长且艰辛的,自己在这条路上走得很慢很慢,那天写完这段文字之后,就放着了。 将近一年过去了,再来看看这段文字,说实话,有点惭愧,因为我连第一步都还没有走出去...

微服务入门,看这一篇就够了 | 分享会演讲稿

微服务,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就像问什么是「人工智能」,什么是「大数据」,什么是「区块链」一样,似乎很熟悉,但是,好像又说不出什么来。 上次在讨论产品架构的时候,我们谈到了微服务的这个方向,而我在之前公司也接触过一些这方面的工作,一直想要整理一下,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耽误大家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相信一定能有一些收获。 我在整理的过程中,就发现,原来之前我接...

一次关于微服务入门的分享会

自上周分享完产品架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要分享微服务的相关内容了。 刚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觉得没什么,找找资料,然后做一个优美的 PPT,基本上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 原本是这么想的,可是到实际去做的时候,才发现,这块的资料也太乱了吧,越查心越慌,越深入越没底,这玩意根本不是现在的我能讲明白的。 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去分享一个自己还没有入门的技术话题,最关键的还是给一堆技术开发...

关注社会,关心疫情,关爱老婆,一个社区工作者家属的随笔

2020 年,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是心情沉重的,尤其是湖北武汉人。 我是武汉市江夏区湖泗镇的一名普通老百姓,这次疫情对我们家的影响,原本应该和大多数家庭一样,隔离在家做好防护。可是,由于我爱人是湖泗镇的社区工作者,让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又多了许多烦恼和担心。 1 月 22 日晚,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我爱人心思沉闷的回到家里,让我不得其解,我心想,这是怎么了?再过两天,就要放假过年了,应该...

一次关于产品架构的分享会

这是在公司的一次内部分享会,领导给的课题,让我针对公司的一个数据分析软件,做一次产品架构的分享。 拿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其实我是比较为难的,对于产品架构,如果没有对具体业务有深入的了解,也很难做出建设性的规划。 不过领导说,介绍一些方向性的东西,可能是未来几年要做的事情,不需要特别具体。 这么说的话,我信以为真的放心了。 背景 公司是一个立足于国家研究所的第三方软件公司,前几年的业务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