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回武汉|写给宝宝的第三封信

这次十一假期,小宝第一次回老家武汉,经过七八月份的几次短途旅行,使得这次的旅途,显得没那么困难,同样让小宝经历了,人生很多的第一次。但是,生活总是没有一帆风顺的,有欢乐,也会有悲伤。

还是希望以信件的方式,来记录这个经历,以我对小宝的角度去叙述。

准备阶段

第一次坐飞机那天,你刚刚 9 个月零 2 天。

对于这次回家的旅途,你妈唯一担心的因素就是距离太远,旅途中的时间太长,怕你受不了。

所以,衡量再三,最后还是选择了飞机出行,这应该是最快的出行方式了。

由于你是第一次坐飞机,你爸妈坐飞机的次数也不多,为此,从来不准备出行计划的我,居然写了一大篇,就是为了尽量减少路途中的不确定性因素,让你少一些折腾。

这是我写的出行计划,写的过程中,就把那天出行的大致过程走了好几遍,需要提前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妥当,例如:办理停车服务,最近的入口,值机柜台等等。

从实际出行情况来看,这个计划中的时间节点把握得还是非常准确的,没有太大的出入,时间都在可控范围内。

去机场

出发那天,早上 7 点准时从家里出发,驱车前往机场附近预定的停车场,对于坐车,你一点都不陌生,1 个多小时的路程,你都能睡上将近半个小时。

到达停车场后,有专门的摆渡车带我们去机场,到达机场办理值机托运,整个过程都很顺利。

唯一意料之外的是,进机场的时候,你又睡着了。幸好提前准备了可上飞机的婴儿车。

带你出行,婴儿车绝对是必备,暑假去你姥姥家,没有给你带上,你爸妈现在想想都腰疼。**

安检的时候,必须要把你抱起来拍个照,这下就把你弄醒了,你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进入了候机厅。

我们几乎是提前了 1 个半小时,就已经到登机口等待了。

这个时间足够让你吃喝玩乐耍上一阵子了,刚刚睡过一觉,这时你的状态还是不错的。

上飞机

你这就样子,光着脚丫子,被推上了飞机。在走廊的过程中,你一脸的疑惑和好奇,那样子还是挺有趣的。

婴儿坐飞机,有一点需要注意:不要让宝宝在起飞和降落的时候睡觉。

由于气压变化的原因,睡觉的时候,容易造成耳膜损伤,这个时候最好让宝宝做吞咽动作,或是哭闹。

中午一直没有睡觉,飞机降落的时候,你正好困到极点了,怎么弄都醒不来,抱起来抱着睡,把你举起来,你就立着睡。

最后没办法了,只能掐小脚板了,那半个小时,我相信,你的内心是崩溃的,肯定心想「哪有这样的爹妈」,一睡着就给掐醒了,然后眼都没睁开,烦躁的叫上几声,就又睡着了,接着再被掐醒,就这样重复了 N 回。

换做是大人,我想早该怒了。看到你难受的样子,我跟你妈也于心不忍,不过没办法,也是担心你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下了飞机,爷爷奶奶过来接的你,你很不给爷爷面子,一见面就哭。不过在车上,跟你奶奶倒是玩得很开心。

路上终归还是扛不住了,在妈妈的怀抱里睡上了一觉,我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16 点了,从早上 7 点出发算起,我们在路途中待了 9 个小时。

这可能是你在路上,时间和距离最长的一次旅途了,这次旅途,我们一起走过了将近 1400 公里。

众星捧月

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周围一堆陌生的人,最关键的是,这一堆人似乎都在关注着你。这众星捧月般的招待,一下子就让你哭闹不止,久久不能平息。

这就是刚刚下车时的情形,老家小镇就是这样,遇到一点新鲜事物,都希望能够凑近看上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你,对于他们来说,再新鲜不过了。

在鲜有人情来往的公寓型高楼中久住的你,哪能接受得了这般的待遇,不安的哭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不过,这也是你的一种经历。人总要去接触让自己不安的事物,克服了,也就成长了。

进屋后,没有了陌生的面孔,你的心情稍微平复了,给你一些没见过的东西,你总能抱着它啃上一阵子,好哄是你的一大优点。

然而,这才仅仅是开始,接下来几天都会有亲戚前来「拜访」,毕竟老家的亲戚都还没有见过你。

原本我最担心的是办酒席那天,老家有个习俗,孩子出生及 1 岁的时候,都是要摆酒席的。出生至今,一直没有回去,这次难得回来,你爷爷奶奶就张罗着,赶紧把你 1 岁的庆生提前给办了。

办酒席那天,将会来更多的亲戚,对于你来说,将是更大的挑战。

从小你就比较胆小,认生得厉害,不过,适应能力却是相当强的,这一点我深感荣幸。

短短的两天,你几乎不怎么哭了,办酒席的那天,把你抱着来回窜桌的时候,你竟然一下都没有哭,抱着一个一次性塑料杯,啃的饶有兴致,可爱至极。把我们惊喜坏了,特别是你爷爷。

四代同堂:老太,姑奶奶,妈妈,还有你。

我竟然哭了

看着你前几天兴致高昂的玩耍,本以为所谓的「水土不服」在你这里根本不存在,然而不幸的是,还是让你中招了。

也许是南方的冷热跟北方的就是不一样,单纯看温度表上的气温,并不能采用跟北方一样的穿衣方案。

相对而言,十月份的武汉已然比较「温和」了,但还是大意了。

另外,在小镇上,「乡土气息」总是那么浓烈,这些都是你很少经历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烧柴火的烟雾味,连晚上都不例外,这在城市里定然是不存在的。

有两天的晚上,我都被烟味给熏醒了,搞得那几天,我的嗓子一直是疼的。从小我就对烟味特别敏感,而你就睡在我的旁边,我很担心是否会对你造成影响。

果不其然,回去第 3 天就发现你睡觉的时候,呼吸有杂音,并伴随着咳嗽,早起给你测量体温,37.5,有一点发热,猜测定是嗓子有炎症了。

于是,就带着你去县里妇幼保健院,离家里 1 个多小时车程。到了妇幼保健院,医生检查果然是嗓子发炎了,需要抽血化验确诊,确诊结果「细菌感染支气管炎」,需要先做皮试,然后打吊瓶。

自打你出生,除了打育苗的时候扎过针,一颗药都没有吃过。仅仅是今天一天,你就被扎了 3 针,手指一针抽血,手腕一针皮试,脑门一针吊瓶。

在医院里,从来都是紧张凝重的心情,况且带着生病的你,我跟你妈还有奶奶,也只能被人支唤着跑来跑去,排队缴费、排队抽血、排队看单,一家人的内心都是紧绷着,谁也不说话,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情绪比较复杂,安静得可怕。

唯独伴随着的是你的哭声,从没见你哭得如此伤心,抽血的时候,已经让你哭得撕心裂肺了,好不容易让你吃点奶,平静了下来,却被告知要打吊瓶,在做皮试的时候,我就看到你妈眼睛已经红了。

对于医院的护士来说,给你打吊瓶,也许是再正常不过的流程了。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战战兢兢。

护士担心你妈妈按不住,就让我压住你的胳膊,扶着你的脑袋,你奶奶按住你的双腿膝盖。你就这样像粽子一样,被固定在了打针台上。

这种架势,还没有开始扎针呢,你就开始哭了,一定是害怕极了,扎针的时候,哭闹得更加厉害,盯着我的眼神,像极了是在求救,看得我鼻子酸酸的,看我不管用后,又斜眼看向站在旁边的妈妈。

打完针之后,我紧紧的抱住你,不让你挣扎,看着你哭得伤心的面孔,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强忍着眼泪,哭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面对你的一次打针,我竟然哭了。天天陪着你玩耍,每天看着你的成长,在我心中,你无形中就成为了那个我最关心的人。而当看到你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又无能为力的时候,理性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了,于是便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

生病这两天,我跟你妈几乎就没有怎么睡好过觉,去医院头一天晚上,我就睡了 2 个多小时,第二天又在医院奔波了大半天。

你妈妈在回京那天也病倒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也许是责任吧。

看着你能够安静的入睡,我就倍感欣慰,这次的经历让我感受到了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与义务。

回京

凡事经历过一次,第二次总是会显得从容得多,回来的时候,依旧是飞机,时间估算得更加精准了,不慌不忙,最后一个上飞机,最后一个下飞机,在飞机上,你几乎是睡了一路,完美避开了起飞降落。

下午两点的飞机,到家也差不多七点了,回来又继续吃了两天药,喂药喝水也是个斗智斗勇的活。

这两天渐渐的好了,看着你坐在地垫上,玩得正认真,我叫你一声「小宝」,你抬头向我眯眯笑,那一刻,心里暖暖的。

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