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社会,关心疫情,关爱老婆,一个社区工作者家属的随笔

2020 年,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是心情沉重的,尤其是湖北武汉人。

我是武汉市江夏区湖泗镇的一名普通老百姓,这次疫情对我们家的影响,原本应该和大多数家庭一样,隔离在家做好防护。可是,由于我爱人是湖泗镇的社区工作者,让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又多了许多烦恼和担心。

1 月 22 日晚,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我爱人心思沉闷的回到家里,让我不得其解,我心想,这是怎么了?再过两天,就要放假过年了,应该高兴才对。还没等我问她,她就简单地跟我说了当前疫情的情况,应上级要求,为了抗击疫情,保一方平安,社区工作人员取消所有假期,时刻准备着。

1 月 23 日早上,平时都是 7:30 起床的她,6 点就起来了。我知道她的工作习惯,从 2003 年在社区工作之后,只要有点啥事,总是会早早的出门。2018 年当选社区书记之后,更是如此。

就在那天,武汉封城,接下来的几天,疫情的相关报道越来越多,疫情似乎也越来越严重,越来越紧张,我虽然住在武汉,但由于所在乡镇比较偏远,倒还没有那么担心,但也隐隐觉得,落在我爱人肩上的工作,将会越来越重。

湖泗镇位于武汉市、黄石市和咸宁市的交汇处,地处偏远,但人口比较密集复杂,有 800 多栋房子,2000 多户,6000 多个居民,而社区却只有 4 个网格。

1 月 24 日,除夕那天起,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带领着社区工作人员及志愿者,挨家挨户给居民做防护宣传,测体温,发口罩,一户不落、一人不漏,凭借一只口罩,反反复复的在大街小巷中巡查。

这个春节我几乎是一个人在家里度过的,儿子在外地没有回来,而她为了工作,几乎没有在家,就算是回来,她的电话也总是响个不停,我有过抱怨,但,更多的是担心。

说实话,每月不高的工资,七零八碎的事务性工作,在这次疫情之前,我跟儿子早就劝过她,要不别干了,刚刚一岁的孙女也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可是她觉得领导委以重任,人民群众相信自己,总要做好了,不辜负党的培养和人民的信任。

平时正常工作倒还好,最起码早晚还能够相见,而这个春节,我几乎就没怎么见过她,几乎为零的沟通,让我们之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2 月 11 日那天,早早出门的她,到了晚上 10 点多还没有回家,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让我心急如焚。后来才知道,情况紧急,她护送一个发热病人到区里医院。

从那天起至今,我的爱人再也没有回过家,直接在办公室住下了。也许是烦我唠叨,也许是为了更加方便工作,又或许是担心自己感染了,把病毒带回家里。

我每天在家里总是坐立不安,由于物质紧张,至今为止,社区工作人员都没有防护服,只有一副口罩,却要挨家挨户的排查,还要负责送发热病人到区里医院救治。

这些都不得不让我担心,这是武汉市一个偏远乡镇社区工作人员的真实情况,也是作为工作在一线社区工作人员家属的担心。

2 月 16 日,疫情防控再一次升级,全市居民严禁出门,所需生活物品,柴米油盐都直接与社区联系。现在,我想与她通个电话都非常困难,因为总是占线。

2 月 22 日,家里也没有菜了,让她给家里带点回来,送菜回来的时候,在门口远远看到她,穿着做饭用的那种罩衣,头发蓬乱,精神憔悴,明显感觉瘦了一圈,让我心疼万分,这哪还是我那熟悉的老婆呀。

心里不免有些抱怨,这叫什么事,怎么就摊在我家里了,我也不知道我能够做点什么,那天看到她发的朋友圈,说道「好想也被隔离在家,好好休息一下」,我不禁沉思。

期间,儿子也写过一篇文章,表示对妈妈的担心,说道,多一些理解和支持,也许才是最大的帮助吧。

说实话,我还是蛮佩服她的,每天指挥几十号人参与疫情的防控工作,早上部署,晚上汇报总结,亲力亲为,能做到有条不紊,着实不易。

作为一个社区工作者的家属,怜惜之余,也感同身受,对她这种不求回报的付出,心生敬意。

此时此刻,国家有难,没有她们的付出,哪能尽快的度过难关。不仅仅是她,还有很多向她一样,抗击在一线的社区工作人员,都在无私的奉献着。

由于爱人的工作,我也格外的关注起新闻联播来,也知道了「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目前疫情形势严峻复杂,仍处于防控关键时期。

作为家属,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她们践行初心使命,在防控新冠肺炎的严峻斗争中,担当作为、冲锋在前的时候,多理解他们,多配合他们,多支持他们,给她们点赞。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这是老爸写给老妈的,在信纸上手写的,拍下来,发给了我,让我敲出来,发微信上,想了想,就发到这了。